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讲给自己听的故事

~~~写给未来的片言只语~~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未解决  

2009-07-29 02:14:18|  分类: 心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零时26分,我轻步走出留医部三楼的走廊,又一次半夜离开省中医二院。

  由于啊嫲近呢20多日来的重病,昨天刚出院今日又再入院,搞到我对呢度的留院部就好似对自己的办公室和住处一样的熟悉,而东濠涌高架桥就系呢三点成一直线的那条直线。

  家中呢个90岁高龄的老人家一病,成个家族愿意回来又能够回来照顾的,其实就剩下我和一个刚高中毕业的堂细佬。老人家还有事情不放心,想尽快留低个想法以防万一,能跑会办晓疏通打点的只有我,上一辈的人已经吾系甘放心了,甚至有D仲要同距地斗智斗勇,而家最近就连医生的治疗意见都要来叫我来做最后决定,一下子感觉好似成个家族的重担都放系我身上,我本来就吾系一个中意操办麻烦琐碎事的人,那叫一个烦啊!好采而家系假期入面,还有多点空余时间可以照顾同办事,已经将我个出行计划冲左就算了,林吓一到九月返工的返工,返学的返学到时都吾知道点算。

  真系好累,返到来冲个凉,没点理个头绪求其写几句。就当稳个出气袋呻几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